阡染✘

你看见这只叫阡染的鸽子了吗?
呼啦——
它飞啦!

有好多白月光,不过人物不太熟所以不敢写23333

【魔道】关山点酒 2

✘时间线血洗不夜天后


✘众人在线观看夷陵老祖刷任务


✘此作品赞助方B站(B站:不我不背锅

 




————正文开始————

魏无羡只觉得一眨眼面前的景物便天翻地覆了,即使早有准备,他心中还是出现了一丝惊愕,进门的一瞬间他感觉周围的空间奇异的扭曲了一下,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搅动了宇宙,若是别人可能会产生不踏实,而魏无羡却觉得自己原本有些漂浮的心落了下来。



毕竟连时空都能扭曲,那复活人也不会是什么问题。想着想着,一阵风夹杂着清晨的凉意劈头盖脸的朝夷陵老祖吹了过来,把神游天外的鬼道祖师吹的清醒过来。

 


Emmmm......好像有点不对的感觉......魏无羡看着被风吹的花枝乱颤的路边盆景和商业街一间铺子的落地窗,窗子有点模糊,兴许是早晨的薄雾润湿了玻璃,看起来有点朦胧,太阳还在睡懒觉,魏无羡就被这朦胧的窗子映出了一个朦胧的暗淡身影。

 


魏无羡:......

 


魏无羡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感觉刚刚比平时冷了,感情他现在只穿着一套夏装校服,外套不知道怎么回事挂在他白皙的手臂上,长发变得后面发尾堪堪遮住雪白的脖颈,头上戴个鸭舌帽,怀里躺着一只猫,那毛团子还伸了个懒腰在魏无羡怀里蹭了蹭。



魏无羡觉得这场面很奇妙而且散发着一种莫名的诡异,想他一个古风玄幻的公子暂时get不了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衣服这么少。

 


难道不冷吗?夷陵老祖如是说。

 


魏无羡没法子,晃了晃手臂提醒一下怀里的猫:“瓶沁,解释一下。”



毛团子差点被下手没轻没重的人晃下去,忙两爪子扒住魏无羡的手臂稳住道:“穿越者的服装会根据世界来发生改变,这里是现代,且任务归类为青春校园,所以您的衣服就是这样了。”

 


魏无羡注意到现在天还没亮,虽然他不知道这个世界里的学生几点上学,但是就按他们那里来看离求学讲课还是有一小段距离的,他皱了下眉。



瓶沁注意到他细微的动作,解释道:“若是平时的任务时间不应该这么早,但是您初来乍到还没有熟悉一些规则,所以我会用这段时间来替您解答。”

 


魏无羡心觉这个还是很人性化的,便道:“你刚刚说这是青春校园?哦,我的任务好像是......”

 


瓶沁:“撮合你们系系花和金融系的系草,老祖您是音乐系的。”

 


魏无羡点头,虽然这个任务很怪,:“那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我并非这个世界的人,这个世界的一些观念我也不太了解,你们【关山点酒】是怎么让【逆旅者】不露破绽的完成任务的?”

 


瓶沁:“这是我们小助手的功能之一,小助手会把这个世界的知识等等输入到【逆旅者】的脑海内,知识的丰富程度与您的智商成正比。”

 


魏无羡奇道:“那为什么不是情商?”

 


瓶沁一双金黄色的猫眼看着他,一张可爱的小脸面无表情,过了会儿才幽幽的说:“老祖,先不说知识和情商关系并不大,就单凭您这个宛若加错技能点的情商,我认为就算输入知识也输不了多少,甚至还有可能负数。”

 


魏无羡:“......”他情商就这么不堪吗?

 


魏无羡又接连问了几个不痛不痒的问题,瓶沁兢兢业业的一一回答,眼瞅着天快亮了,瓶沁提醒道:“您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很快就要去学校举办开学典礼了。”



魏无羡不知道是不是和瓶沁聊多了和这个小助手熟了起来,脸上挂着个微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瓶沁在他怀里看着他,等待这人最后一个问题。


 

魏无羡轻快的道:“这个世界离修仙界多远?”

 


瓶沁没想到他会问这种没头没尾的问题,登时没有反应过来,愣成一坨木棒子。



魏无羡以为这位小兄弟没有听清,耐心的重复道:“瓶沁,这个世界离修仙界多远?”



一句话唤醒了神游天外的白毛团子,瓶沁敬业的道:“并不远。”



这三个字还是和刚刚一样的悦耳中带着一点稚嫩,魏无羡细心的感觉到有些不同。

 


“那如果两个世界离得近会出现什么情况?”

 


瓶沁正色道:“时空影响。”

 


魏无羡:“你们的专用名词?”

 


瓶沁:“是的,就像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走的近了,慢慢的也会受别人或多或少的影响,时空也是这样,换句话说,相近的时空会在某一方面相似,当然,仅次于相似,就算是相似也不是你们那个世界的。”

 


魏无羡感觉它那句话是在另一个方面说给他听的,脸上不在意,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压了压脑门上的帽子,低头轻笑:“瓶沁,你确定要这个样子跟我去学校?”



瓶沁便变成一个白猫样的钥匙扣,大喇喇的躺在魏无羡的手上,魏无羡把玩片刻,一只手拿着校服另一只不安分的爪子没心没肺的甩着瓶沁牌钥匙扣,看了眼自己身上校服的标志,口中哼着一段不知道什么地区的小曲,兴许是云梦,但又好像是即兴发挥,迎着一缕刚破开薄雾的阳光走向了校服上所显示的学校。

 


Y大,A市有名的重点大学,常言道Y大里面的所谓学渣其实是学霸,至于为什么要叫Y大,听瓶沁说这所学校开头是Y原因是Young hearts,也就是少年初心,魏无羡感觉这个学校还挺有意思的,而且他们那里没有开学典礼一说,于是魏无羡兴致勃勃的看着开学典礼的进行。

 


当然只兴致勃勃了三分之一,夷陵老祖像是那种安静的人吗?像吗?像吗?像吗?显而易见是不像的。



于是魏无羡安静不了多久就开始骚扰身边的同学,魏无羡左边坐着一个女生,右边坐着一个男生,他想也没想就转去祸害人家男同学。

 


魏无羡:“我叫魏无羡音乐系的,同学你叫什么名,哪个系的?”

 


那男生看见魏无羡转过来聊天,便道:“我叫阳简珩,传媒系新生。”

 


魏无羡开始打听情报,他就是音乐系的,没过几天就肯定可以知道他们系系花是谁,但开学典礼前他去逛了一下金融系的大楼,发现离音乐系还是有点距离的,打听不太容易,于是道:“简珩同学,每个系都有系草,你知道一些系的系草谁吗?比如金融系的。”


 

阳简珩打量他一下,奇道:“同学,你长得这么好看,就据我所知音乐系系草铁定是你了,你为什么要好奇其他系的系草啊?”

 


魏无羡睁着眼睛说瞎话胡说八道顺溜的几乎是职业选手:“害,还不是我妹妹,我妹妹瓶沁今年高一,就比我小三岁,这不,看我上了Y大就想着看帅哥,你看看,有我这么个好看的哥哥还不满意,硬是要求我帮她打听打听。”



说着他演技很好的叹口气,整个人透露出大学加粗的无奈,一只手却悄咪咪的抓着钥匙扣。

 


瓶沁:......请不要给我加戏份谢谢

 


阳简珩对他投来同情的目光,道:“这你可真多问对人了,你别看我是新生,但我知道的东西也不少,就你刚刚说的金融系的那位,今年大二,就叫江子轩,宿舍是1314。”

 


魏无羡:“......江子轩?!”他的脸刷的白了一下,只不过在灯光的照射下不显眼。

 


阳简珩:“是啊,你认识?”

 


魏无羡干笑道:“不认识,不过我妹就老是说起。”

 


开学典礼结束后魏无羡给了阳简珩自己的微信号(瓶沁弄的),美曰其名交个朋友,就先走了。魏无羡走到一个几乎没人的过道那,眼神明晦不定,从兜里拿出钥匙扣,声音淡淡的:“瓶沁。”

 


瓶沁变成一只巴掌大小的小玩偶,软巴巴的躺着。魏无羡道:“你说的时空重叠......是这个意思吗?”

 


瓶沁没有说话,魏无羡看起来也不急,面面相觑片刻后瓶沁道:“是。”

 


魏无羡:“那江子轩就是那个所谓的与修仙界中的金子轩所影响出来的是吗?”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瓶沁:“是。”

 


魏无羡深吸一口气,原本和阳简珩说话时的笑容完全消失,光透过叶子洒在他脸上,光影斑驳,看起来莫名有种压抑感。

 


瓶沁:“他叫江子轩,不叫金子轩。”听起来没头没尾莫名其妙的,魏无羡却突然一怔,灰色的眼眸看着小玩偶。瓶沁继续道:“老祖大人,你有任务。”

 


魏无羡看着它,那张被在那张被固定了表情的玩偶脸上看出来了它想说什么:你有任务,你还要复活人,你一开始为什么要接受任务,你不要忘了。

 


江子轩他不是金子轩,你还要复活师姐他们。

 


只一句魏无羡就暂时摆脱了阴霾,心里就想着完成任务复活师姐和金孔雀他们。

 


新生分宿舍,Y大里不管你大几,经常是大一大二大三大四都有在同一个宿舍里。魏无羡在这里可没有家什么的,钱有瓶沁提供的,属于【关山点酒】里的合理要求,为了方便就住宿了。

 


魏无羡来到看苏宿舍那里停下,从第一栏仔细的找,片刻后他找着了他的宿舍。

 


魏无羡手一顿,停了下来,脸色十分复杂,堪比三秋桂子混合着十里荷花,他深呼吸几次,最终咬牙切齿的暗骂了句:“草.......”

 

 



 ————————————————

小剧场:

瓶·魏无羡单方面的妹妹·被强行加戏份·沁:请老祖大人不要给我强制加戏份谢谢,你加戏份还不给钱【指指点点】


魏无羡:啊我听不见,你说什么,我没听间,简珩同学你还有什么情报吗?


瓶沁:......【咬牙切齿】


【魔道】次元法则1.0 1

◆魔道众人穿越现代


◆《遇见时空遇见你》姊妹篇《次元法则1.0》上线


◆随缘更新,不喜勿喷,我是鸽子,欧耶!





我,魏无羡,今年21岁,资深单身黄金贵族,母胎solo至尊VLP,国家一级寡王选手,n能坐着就绝不站着讷讷个躺着就绝不坐着,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收到过的情书可以铺满学校礼堂,给我表白的人能给操场绕圈,身边的同学关系不错的一抓一大堆,A市M大学子,现一个人住,爸妈去了外国,没有亲生兄弟姐妹。


“小伙子我夜观天象,结合奇门遁甲和大六壬,掐指一算,再根据你这个发型,我觉得你最近会不太平啊,可能会有什么出乎你意料的事情发生哦~”突然从巷子里冲出来的道人如是说。


魏无羡:“……”

 

道人:“免费的哦,小伙子,要不要测个星座或者爱情?我童叟无欺的啊!”

 

魏无羡脸上挂着略有些破碎的笑:“我不信这些,我是唯物主义者。”

 

道人遗憾的啧啧嘴:“那好吧小伙子。”他说完便钻进巷子里扬长而去,徒留一脸懵逼的魏无羡在原地。

 

魏无羡:“......”什么情况?

 

魏无羡原本的生活可以说得上是丰富多彩,有住在一个宿舍的损友跟他一起互黑,有同学一起聊天,还有各种的娱乐活动。

 

不过这一切都貌似变了????

 

魏无羡:“.......”

 

魏无羡:“卧槽。”


一位少年穿着T恤衫站在自家门旁,一脸懵逼的看着躺在家门口的三个小孩子,心里毫无波澜。

 

算命的是不是你干的.......为了那个童叟无欺????


不然难不成什么剧组拍电视剧拍到我家门口了?挡在人家门口算怎么回事?


还一大早弄出从天上掉下来的巨响,扰民的知不知道!信不信我去投诉你!


魏无羡一脸迷幻的面无表情蹲在趴着生死不知三个小孩身边,一只手打开了手机,按上了110这三个数字,顿了一下,又看了看三小孩,斟酌几分没有按下去。


他弯腰拾起一名少年滑落在地的一缕长发,然后轻轻的拽了拽。


少年的头被拽的一歪,差点没把人家小朋友头发拽掉。


出乎他意料的居然不是假发。


魏无羡眯着一双眼睛,又拽了拽其他两人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人睡得死死的,头都给他拽歪了都没有醒,魏无羡就这样蹲在家门口盯着他们,魏直男漂亮的眼睛里满是大大的疑惑。


男的?女的?男的?女的?男的 ?女的?


“......”


到底男生女生啊。


颜家姐弟一出门就看见这个情景。


魏无羡一脸修仙的吐魂状,眼眸中三分懵逼五分疑惑两分抓狂。


简直复杂成了扇形统计图。


颜飒颜陌:“......魏哥你干啥子?”


魏无羡刚刚没注意,被他们一叫顿时回过魂来:“没什么,只是刚开门就看见这三个小朋友躺这。”


颜飒走过来蹲下,摇了摇那个金色衣服的少年,皱着眉头道:“这么神奇的吗?是不是上天看魏哥你单着自己一个人太无聊了天降几个小孩跟你闹?——咦?为什么穿成这样?什么衣服啊?还是长头发的。”

 

颜陌凑过来一看,不确定的说:“汉服???”

 

然后颜飒凑到他姐旁说:“男的女的?”


魏无羡:“看这模样应该是男的。”


颜·直男·飒:“长头发,我觉得女的。”


颜陌看不下去了,道:“谁跟你说长头发都是女的?”


颜·不讲道理·只想和他姐叫板·飒:“在我眼里长头发都是女生。”


魏无羡很皮的点了点头。


颜陌快被他们如此直男想法气晕了,然而两人还在那讨论男女,她弟还在那说是女的。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颜陌:“我觉得男的。”


颜飒:“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颜·胡言乱语·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讲什么·飒:“我觉得女的你也改变不了我的想法,一千个人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的看法你可以不管但是你不能把你的看法硬生生弄到我身上。”

 

颜陌:“???”弟,几个菜啊,醉成这样,都开始胡言乱语了。


颜陌......颜陌毫不留情揪着弟弟的衣领拉走了,回头对魏无羡说:“魏哥,我们有事先走了,你要不先把这三个兄弟带进你家吧,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他们都是小孩不会有什么危险,昨天我们晚上回来的时候没看见这里有人,应该是凌晨的时候躺这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等他们醒了后问他们吧。”



魏无羡:“我觉得可以,那你们路上小心,我先把他们带进去了。”

 

颜陌揪着颜飒的耳朵走了。

 

魏无羡转头看向地上睡得生死不知的三人。


话说这三小孩不会是离家出走吧?


魏无羡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


魏无羡把三个少年搬在沙发上,看了看钟,时间还早,于是穿上了鞋子出门买早餐。

 

也给那三个小朋友买一下吧。

 

 

最先醒的是蓝思追。

 

蓝思追惊愕的怀顾四周,目光从电视机、钟、沙发等等地方掠过,有些头疼的闭上眼睛,在大脑里搜索了一圈,发现这里的东西除了那些盆栽其他的他都不认识。

 

“这,这是哪?景仪,景仪!你醒醒,金公子!”蓝思追下意识看向自己旁边,果不其然金凌和蓝景仪都在那睡的正香。他用力的摇了摇蓝景仪的肩膀,蓝景仪咂咂嘴,翻了个身,细声细气的说:“思追,你别摇了,我再睡会,就一会......”

 

蓝思追:“景仪,快点起来,你再不起来蓝老先生就来罚你倒立抄家规了。”

 

蓝景仪:!!!!

 

蓝思追这话宛如一时惊起千波浪,一语惊醒梦中人,硬生生把睡梦中的蓝景仪吓醒,瞪着一双大眼睛:“什么?!!!!”

 

蓝思追:“.......还是这招管用。”

 

金凌被吵醒,十分没好气的伸手往后面摸,指尖碰到一个抱枕后确定这东西不硬不至于砸伤人后唰的一下盖在蓝景仪头上:“蓝景仪你大呼小叫什么?!”砸完他也愣住了,刚睡醒还不甚清明的脑子里一片混沌,缓了一会后才跟二人面面相觑:“这哪?”

 

蓝思追摇了摇头,冷静的道:“我们好像之前在打走尸。”

 

蓝景仪:“对对对,那走尸身上还好多脓包和血水,好恶心。”

 

蓝思追:“然后我们就追到了一个洞穴里。”

 

蓝景仪:“洞穴就跟闹鬼了似的,好吧就是闹鬼了,阴森森的。”

 

蓝思追:“......我们就被一圈古怪的符文圈住了,根本逃不出来,金公子用传送符也没用。”

 

蓝景仪:“对啊,然后......”

 

蓝景仪还没说完,忍无可忍的金凌额上青筋暴起,大声吼了句:“蓝景仪你闭嘴!”硬生生把蓝景仪后面的话给吼没了,只能悻悻的坐好。

 

蓝思追:“然后我们就来到了这里。”

 

金凌沉思:“这里挺舒适的,看起来应该是人住的地方,虽然和我们那里很不一样。”

 

蓝思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所以问题来了,屋主人呢?

 

三人:......

 

蓝景仪小声道:“那.......我们这算不算擅闯别人家?”

 

金凌and蓝思追:“.......”

 

‘十万个那什么’蓝景仪:“而且我们怎么回去?”

 

我孤陋寡闻你这话我无法回答。

 

突然响起一声极不协调的声音。

 

‘咕’

 

蓝景仪:“......不好意思我饿了。”

 

金凌白了他一眼,紧接着他的肚子像是回答蓝景仪似的特别配合的咕的一声。

 

金凌一张白皙的脸瞬间红了,偏偏蓝景仪还说:“大小姐你不也饿了吗?”

 

金凌抄起边上的靠枕砸了过去,蓝景仪连忙躲开,嘴上还在作死:“大小姐你本来就饿了嘛,不然你肚子叫什么?”


“闭嘴!”

 

“喀嚓——”

 

门打开的声音响起,随即响起一个清越动听的嘀咕声。

 

“这些应该够吃了吧?”

 

三人闻言朝着声源处看去,一只脚刚跨进家门的魏无羡适时的抬起了头,猝不及防与他们对视。


尴尬沉默的气氛内四人面面相觑。

 

魏无羡率先打破沉默。

 

“hello?你们好?”





没错,我更了!

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盒

 @秋雨天涵  @霂霖漠  @若梦【原名十三】  @菜苟小曦  @月离于毕(失踪人口) 

Q:染子...(还是想加个大大(◍ ´꒳` ◍)怎么破)你的坑会填完嘛?╮(‵▽′)╭

坑是会填的,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好吧其实是我懒,害)不用加大大,直接叫染子或者阿染就可以了(^V^)

随便弄一下当做混更

最后一张是找死的节奏

盒盒盒盒盒盒

Q:染子一起诈尸吧!

你诈我就诈,要么一起更,要么一起咕

谢俞小朋友03.14生日快乐

“我……我没喜欢过人。”

“我面前这个,叫谢俞的小朋友是第一个。”

“虽然小朋友脾气不好,动不动就打人,但我还是很喜欢他。”

“很认真的那种喜欢,看到他就高兴,想跟他谈恋爱,喜欢的要命。”

“那个脾气不太好的小朋友听到了吗?”

“我也没喜欢过人。”谢俞忍着揍人的心情说:“面前这个叫贺朝的臭傻逼是第一个。”

——————

“谢俞。”

“……”

“没什么,熟悉一下同桌的名字。”

几年后

“谢俞……”

“你叫魂啊。”

“没什么,熟悉一下男朋友的名字。”

“以后多多关照啊,男朋友。”

——————

我家小朋友为什么要笑给你看?

——————

“怎么?”

“看你啊,我家小朋友怎么那么好看。”

“你,有男朋友的人,别太骚。”

——————

“我有对象了。高二谈的,不是随便玩玩,很认真,认真到……这辈子就是他的了。”

“他叫贺朝。”

——————

“贺朝,是你先招惹我的。”

——————

姓贺名朝这个人,不管处于哪个阶段,都好像会发光一样。——而且最重要的是,都是他的。

——————

“那就想点别的事。”

“比如说,有你朝哥的现在和未来。”



东楼贺朝,西楼谢俞

清华双杰,谋财害命

朝哥俞哥,百年好合



“贺朝,贺朝!”

“谢俞,谢俞!”

“百年好合!”



朝哥,记得管好你的小朋友,千万不要让他不开心哦!



俞哥,生日快乐



【魔道】关山点酒 1

✘时间线血洗不夜天后

✘众人在线观看夷陵老祖刷任务

✘此作品赞助方B站(B站:不我不背锅


————正文开始————


魏无羡缓慢的挣开一双被突如其来的白光导致短暂失明的眼睛,淡漠的扫了一下这陌生的环境。


广阔的场地里只有十几个人,魏无羡漠然的看着一个人拿着走进一扇门后无影无踪。


他不知道这是哪,也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跑下乱葬岗的自己会出现在这个与修仙界格格不入的地方。他一点也不慌张,脑海里嗡嗡作响,各种血腥的情景突兀的浮现出来,还有那个一闪而过的剑光。


魏无羡捂着头,闭上了那双黯淡的眼眸。


师姐......师姐她.......她死了?


师姐死了?


师姐死了。


为什么会这样?


魏无羡只觉得自己一阵头疼,心中一阵落空感袭来,击的他脸色惨白。


“你好,夷陵老祖。”一个特别冷静的声音在他不远处响起,魏无羡低着头,双眼微眯的看着眼前面前的女子,黑沉沉的眼神透露着一丝危险。


女子礼貌的笑了下,道:“夷陵老祖,是么?”


魏无羡:“是在下,姑娘有何贵干。”


女子笑道:“魏公子你好,我的名字是槐浅,幸会。”


“幸会不敢当,这里是什么地方?”魏无羡抬眸看了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特别先进的悬浮显示屏,片刻后收回目光再次落在面前槐浅身上,目光像是要穿透她的皮囊看她的心。


那是一种危险的警惕的目光,像是一只受伤的困兽盯着陌生的东西,分辨它的危险性。


槐浅:“魏公子,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魏无羡戏谑的笑了,单薄的身子随着他的笑轻微晃动,半响,魏无羡停了下来:“姑娘为何会认为我是想你会不会伤害我,而不是——我会不会伤害姑娘呢?”


槐浅没有说话,平静的看着他。


魏无羡又道:“怎么从这里出去?”


槐浅抬手指向一道门,说:“如果你进了那道门,自然就可以回玄正年间了。”


他转身往那走,槐浅在他背后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话。


“魏公子,你难道不想见你的师姐吗?”


魏无羡的脚步停了下来。


“还有金子轩公子。”


魏无羡闭上了眼睛,尔后转身看着笑的得意的槐浅,喉咙里有些干涩,略微嘶哑的说:“你刚刚说什么?”


“你刚刚说可以见我师姐?”


他停顿了一下,道:“可是师姐已经死了啊......”


他的师姐,那个温婉如玉的师姐,分明已经死在了不夜天,死在了他眼前,死在了江澄怀里。


师姐已经死了,怎么可能见的着。


槐浅:“你师姐确实已经死了,不过——”她抬眸看向魏无羡的眼睛:“你不想救回她,复活她吗?”


“你有办法?”


“那就看魏公子你干不干了。”


魏无羡干脆利落:“干。”


槐浅惊讶的看着他:“我该没说干什么呢。”


黑衣青年看着她:“只要能救回他们,什么我都干。”


槐浅一愣,随即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她轻挥右手,一束白金色光芒照在魏无羡手背上,形成一个六芒星图阵,闪了两下后隐没了。


“恭喜您,成为第10086位『逆旅者』,我是你的『引领人』槐浅,代号Q,欢迎您来到时空任务所『关山点酒』。”


魏无羡心中默念‘逆旅者’‘引领人’‘关山点酒’这几个词,他也注意到了‘时空任务所’这五个字,道:“槐浅,这里真的可以复活我师姐他们?我该怎么做?”


槐浅正色道:“是的,『关山点酒』可以接受各种任务,每个任务按照难易程度来计算积分,积分可以兑换东西,而其中有一项就是复活。”


“那复活有限制吗?”


“没有限制人数。”


那就好。


魏无羡看见了这个地方的强大,也知道槐浅的实力深不可测,而且这里似乎有种特殊的力量,压制住了他体内怨气的暴动,否则他挣开眼睛看见的可不是这么简洁的空间了。


即使这样,魏无羡还是不信她。


经过那么多事,魏无羡心灵上被染上了警惕二字。


怕别人会伤害自己重要的人,怕出什么无法弥补的事,怕看见自己的家人离去,怕自己失控。


他警惕着陌生的东西,像个没有安身之所的孩子,手里握着一把刀不知所措。


他不敢信,怕希望落空。


槐浅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道:“既然老祖你已经成为『逆旅者』,那我得先让你知道一些基本的规则并让你的身体恢复正常。”


魏无羡眉头微皱,槐浅却突兀的上前一步,一根修长的手指隔空点在他眉心,金色丝线喷涌而出从眉心处扩散开来,魏无羡惊诧的看见丝线所过之处伤口全部愈合,槐浅看见他眼底的惊讶 笑道:“大治愈术,可治疗一切除心灵方面的伤。”


她话音刚落,魏无羡只觉腹部丹田处突然暖了起来,以丹田为中心,四面八方到灵力涌来形成漩涡,又在金丝线的牵引下在丹田处裹成一个球体,不断压缩质变,渐渐从飘渺无形的灵气化为灿烂的金丹。


槐浅脸上流露出满意的笑容,退后一步:“你的金丹我已经帮你弄回来了。”


魏无羡回过神来,一只手下意识放在丹田处,闭着感受了一下金丹的存在,槐浅也不打扰他,许久魏无羡呼出一口气,嘶哑的道:“谢谢。”


槐浅:“不用谢,不过我有点好奇你的丹田处的伤,经脉损伤严重,不过那伤口——也是很有意思。”


魏无羡:“......恕在下无可奉告。”槐浅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问了后就继续『引领人』应做的事。


“『逆旅者』就是所谓的任务接受者,而『引领人』就是任务发布者,我会发布给你一些任务让你自己选择,不同的任务有不同的要求和积分,走过空间穿梭门就可以去到任务中的小世界,你也会得到一个相应的身份,每个小世界的限制不同,『关山点酒』处于各个平行宇宙的夹缝,不属于任何一个平行空间,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会安排给你一个小助手,让你更加便捷的了解你的任务。”


魏无羡:“那小助手是什么?”


槐浅指了指他的手,道:“看见刚刚那个六芒星了吗?”


魏无羡闻言动了动左手,又抬头看向槐浅,面前的女子道:“小助手会变成一种东西跟着你,明白了吗?”


她话音刚落,六芒星从他手背处飞出来,在半空中变成一坨毛绒球砸在魏无羡胸口。魏无羡连忙接住,毛绒球在他怀里动了动,露出一双金黄色的大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喵——”


一人一猫面面相觑。


魏无羡:“……”


魏无羡拎着那团毛绒球:“它是猫?”


槐浅:“也可以变成其他东西。”


魏无羡了然的点点头,直视着白猫团子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


白猫团子眨巴眨巴眼睛:“你好10086号『逆旅者』,我是你的助手,名字叫瓶沁。”


魏无羡手托下巴思索,过了半响对槐浅道:“任务什么时候开始?”


槐浅:“现在就可以。”她一挥手几张极其现代的显示屏浮在空中,都是积分不错的,魏无羡随便点了一页,瓶沁发出柔和的白光,有些稚嫩的声音响起。


“『逆旅者』魏无羡接受任务。

任务名称:《谈个P的恋爱老子就要当月老》

任务背景:这是一个很现代的世界,没有御剑没有修士没有妖魔鬼怪也没有灵力,但这个世界上有汽车飞机轮船等等,你在一所A市有名的大学里,是一个转校生,在学校里是一个音乐系的学生。

任务内容:撮合你们系的系花和金融系的系草。

备注:老祖大人,暂时谈不了恋爱你就当一个合格的月老吧!”


魏无羡:“……”


魏无羡一脸复杂:“月老,你确定?”


瓶沁一脸无辜的看着他。


魏无羡嘴角抽搐几下,瓶沁提醒道:“请进入空间穿梭。”


槐浅憋笑憋得有些难受,指着一扇门道:“那里。”


魏无羡抱着瓶沁,叹了口气后一脚跨了进去。


柔和的白光包裹住他。




——————————————

小剧场:

魏无羡:月老???这什么任务啊!!!

槐浅: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魏无羡:我还以为是什么打架的原来是谈恋爱orz

槐浅:行吧少年,能用武力轻松解决的事情那还叫问题吗?

魏无羡:………………




——————————

随便水一章先


@月离于毕(失踪人口) @霂霖霖霖漠 @醉卿【复习中】 @菜苟小曦 @若梦【原名十三】 @秋雨天涵 

什么?!我居然穿越了?! 14

●沙雕穿越文,时间线穷奇道截杀,严重ooc魔改


●随缘更新,不喜勿喷”






若梦浮生和聂怀桑三人的运气确实是比阡染三个非酋好的,直接回到了清河聂氏,于是聂怀桑的珍品藏书硬生生被若梦洗劫了,而聂怀桑知道他们的意图后欣然把藏的无人知晓的几本绝版拿了出来。



毕竟是龙阳版的春宫图。



蓝忘机和魏无羡好巧不巧被传到了乱葬岗。



温宁和他们大眼瞪小眼。



魏无羡:“......”



温宁:“......”



温宁:“公子你回来啦?”



魏无羡看了看天:“对啊,我和蓝湛回来吃晚饭。”



蓝忘机:“......”



温宁一愣,有些口吃的道:“啊?是是这样吗?”他看向蓝忘机,不明白这位仙气飘飘的仙门楷模为什么想不开来乱葬岗吃饭。



难不成含光君终于受不了姑苏蓝氏那听说能淡出鸟来的树根了?



魏无羡拽过蓝忘机,道:“骗你的温宁,我和蓝湛有事,先走了。”



温宁小天使懵逼。



突然传来一个稚嫩又兴奋的大叫。



“有钱哥哥!羡哥哥!!”



糯米团子迈着自己的小短腿,扑在魏无羡身上,像一只考拉一样挂着,抱完魏无羡再抱住蓝忘机大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闪着光。



“有钱哥哥你是来看阿苑的吗?”



抱完夷陵老祖又抱含光君的小温苑简直是人生达到了巅峰。



蓝忘机不知所措的看着魏无羡,魏无羡忍不住噗嗤一笑,抬手把大腿挂件拎起来:“阿苑乖,先别抱着蓝湛了。”



温苑好不容易见一次他亲爱的有钱哥哥,闻言整张小脸都委屈下来,眼巴巴的看着魏无羡:“羡哥哥,我想和有钱哥哥玩。”



魏无羡眉毛一挑,把蹲下来看着手里的崽子:“你有钱哥哥一来你就不要你羡哥哥啦?”说着还装模作样的露出受伤的表情,连头上的呆毛都垂了下来。



温苑一看大事不好,忙道:“不是不是,我也要羡哥哥,还要宁叔叔,还有情姑姑,婆婆,大舅,四叔,还有那些哥哥姐姐,还有.......”温苑掰着手指头数,魏无羡打断他:“行了行了,你羡哥哥都淹没在人堆里了。”



然后他又看向蓝忘机,目光明确。



魏无羡:要带温苑去玩会吗?



蓝忘机:......



魏无羡:哎呀,好不容易温苑见你一次,就带他出去玩吧,孩子平时不能下山,在这里都快憋坏了。



蓝忘机:......



魏无羡: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哈!



温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的羡哥哥对有钱哥哥眉来眼去暗送秋波(?),然后羡哥哥站起来,一手拉着他一手拉着有钱哥哥,兴冲冲的小跑向前。



他突然觉得其实是羡哥哥想去玩。



魏无羡也不知道为什么出来会这么高兴,跟他和温宁下乱葬岗时不一样,跟温苑下来那次又有点不同。



怎么个不同呢,他说不出来,也许是多了个人吧?热闹一点他心情就好了。



魏无羡嘴角偷偷弯起一抹笑。



为什么蓝湛一跟我去逛我就会开心啊?真奇怪。



因为温苑小,以免出现上一次那样的丢失事件,温苑左手牵着蓝忘机,右手拉着魏无羡,远远看去就是一个凹字。



.......重点误



他们路过一个卖糖葫芦的摊子,红红的山楂裹着晶莹剔透的冰糖,在太阳下反着光,显的玲珑可爱格外诱人,甜丝丝的香气四溢,飘进了三人的鼻子里。



温苑咽了口水,小声的道:“有钱哥哥,我想吃糖葫芦。”说完他又不好意思起来,小脸红了一点。



蓝忘机看着他,目光柔和了一点,道:“给你买,拿一个吧。”



温苑兴奋的跑过去,踮起脚尖想拿一个冰糖葫芦,却因为年龄尚小,怎么都够不着,蓝忘机帮他拿出一个糖葫芦递到他手里,温苑得了糖葫芦,小脸兴奋的通红,宝贝的拿着糖葫芦爱不释手。



蓝忘机给了钱,看着温苑那个样子有点无奈,突然在目光边缘看见魏无羡盯着那些晶莹剔透的小家伙发呆。



目光有点散,应该是在想什么,想着想着还露出一抹笑。



那个小笑很温柔,似乎想到什么温馨的画面。



蓝忘机心中一动,又买了根糖葫芦,放在了竹签轻轻碰了碰魏无羡的手。



魏无羡回过神来,看着蓝忘机手里的糖葫芦有点疑惑:“蓝湛,你要吃糖葫芦?”



蓝忘机将糖葫芦递给魏无羡,耳尖有点红:“给你。”



这下魏无羡真的愣住了,他盯着蓝忘机手里的糖葫芦,突然感觉眼眶有点酸。



他刚刚想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都是当时年幼,大体他记得不太清了,依稀记得也是这么一个好天气,一个男人从卖糖葫芦的摊子上买了两根糖葫芦,一根递给了旁边的女子,一根递给了小孩,有点冷的脸上被阳光照的柔和了几分,他认真的把糖葫芦放在小孩手里,道:“阿婴,就一根,不能吃太多了,会蛀牙的。”小孩接过糖葫芦,乖巧的点了点头,开始品尝美味。



那是魏长泽藏色散人和他。



糖葫芦的味道已经不记得了,以前在莲花坞他也喜欢吃,只不过怎么吃都吃不出当年那个甜到心尖暖到心里的味道了。



魏无羡接过糖葫芦,在蓝忘机的目光下小心翼翼的舔了下糖葫芦外的冰糖。



不算浓郁的甜在味蕾里绽放,有点熟悉的感觉,魏无羡双手握着糖葫芦的签子,好像在捧着什么珍贵的东西。他连陈情随便阴虎符风邪盘召阴旗那些仙门百家眼中极其厉害的东西都随便放,但这糖葫芦却透出一份认真。



无法言说的认真。



如果要找一个比喻,就像是小时候心心念念的东西再次出现在你眼前,虽然微不足道,但你一看见它就会怀念,透过它去看那美好的时光,那个永远过去的时光。



魏无羡舔着舔着眼眶红了起来,泪水蓄在眼眶里转,蓝忘机一看他这样慌了起来,下意识抬袖轻柔的抹走那人欲滴不滴的眼泪,急忙道:“魏婴,你怎么了?是不是糖葫芦不合你胃口?”



魏无羡抬眸看向他,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糖葫芦很好吃,我很喜欢,蓝湛,你太好了。”



蓝忘机愣了一下。



魏无羡继续舔着糖葫芦,跟温苑道:“阿苑,过来,我们继续走吧。”



温苑应了一声,拉着魏无羡的手。



阳光撒在大地闪着金色的光,空气中弥漫着甜丝丝的香味,蓝蓝的天空开阔清朗,微风调皮的拂过几缕发丝,渐渐与很久前的一个画面重合。



若梦和浮生洗劫了聂怀桑一些书后就拉着聂导离开了不净世。



也许是天生的缘分,他们先是撞到了阡染三人,现在又看见了漫步在大街上的忘羡二人和小阿苑。



聂怀桑突然觉得他们三个很像一家子出来玩。



阡染说出了他的心声:“真的好像一家三口啊!”



其余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词浅:“那我们要不要过去啊?”



若梦:“我像那种打破人家二人世界的人吗?”



顾亦:“是三人。”



若梦:“我眼里只有忘羡。”



聂怀桑:“算了,先过去吧,你们在我这里拿的书一定得给魏兄他们啊,不能打开来看知道吗?”



然后他又一个一个阡染顾亦两个调皮鬼:“尤其是你们两个一天不皮就会死的,给我安分点,不可以打开那些书来看知道吗?你们还小。”



阡染和顾亦面上乖巧的点点头,心里吐槽的起劲。



放心吧聂导,谁还没看过几辆法拉利劳斯莱斯呢。这不算什么,真的。(?)



于是众人很‘不忍心’的打断了一家三口的美好时光,看见蓝忘机那个眼神后cp粉们顿感罪孽深重。



我佛慈悲,吾罪之深啊!



幸好魏无羡说要刚好要送温苑回去并准备些东西,自然而然的拉着蓝忘机的手就走,自然程度令众人目瞪狗呆。



词浅喃喃道:“这个动作,这个自然,这个宛如习惯一般的赶脚。”



阡染:“天呐!”



若梦:“难不成羡羡要开窍了?!”



聂怀桑:“那我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下份子钱?”



两少年:“......”不是,为什么我觉得你们好像考虑的有点久远?



几人兴奋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跟着前面两人走,温苑被顾亦拉着,美曰其名小孩子不要打扰你爸妈谈恋爱。



蓝忘机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手指插入魏无羡的指缝中,轻轻一拢。



十指相扣。



后面几人激动的快炸成烟花。



魏无羡没有察觉,继续向前走。



阡染他们第二次来乱葬岗,若梦浮生和聂怀桑第一次上来。



像极了小学生旅游。



蓝老师和魏老师轻车熟路的带领他们向前。



等等,含光君你怎么也轻车熟路????



魏无羡将温苑交给温宁,对后面几人说:“我要去弄点东西,你们不要乱跑啊,掉进什么地方我可找不到你们。”



几人纷纷表示我可乖了,等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后本相毕露。



早就想在夷陵老祖的老巢探险一番了!



也不知道怎么走点,几人居然摸进了伏魔洞。



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一下子来到了最感兴趣的地方。



伏魔洞不愧是魏无羡住的地方,跟书上说的一模一样,活像个狗窝。



狗窝里地上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阡染略微扫了一眼。



快完工的风邪盘,画了一半的召阴旗,爆破符,传送符,点睛召将术使用方法,剪下来的小纸人和各种阵法。



还特么有献舍的图纸,龙飞凤舞的字放荡不羁爱自由,几乎飞出纸面糊在阡染脸上。



感情人家的狗窝堆衣服鞋子老祖你家狗窝堆法器啊。



高端操作高端操作。



六个人叹了口气,勉为其难的开始收拾。



词浅:“老祖这好乱啊。”



顾亦:“特么像极了单身狗宅男的卧室。”



若梦:“聂导你小心点憋踩到风邪盘了!”



浮生:“若梦,召阴旗不小心被你踩到了。 ”



若梦:“啊!不好意思。”



阡染一枝独秀跑去了稍微有点远的地方收拾。



扒开一些图纸后她的眼睛一亮。



她看见一个熟悉的剑鞘,上面写着随便二字。



天啦噜我是什么运气!!!居然给我把随便翻出来了!!!一定是我对羡羡的仰慕和对忘羡的爱感动了上苍,于是天降运气!!!



阡染发完了神经,悄咪咪瞄了一眼后面的几人,确认没人看见,扒开书把随便拿出了仔细的看了看。



啧啧啧,不愧是修仙界唯一自闭的剑,这做工,这灵气,还有这个颇有灵性的名字。



阡染戴着80层滤镜。



唔,我想看看随便拔出来什么样子的。



想着阡染把手放在剑柄上,轻轻一拔。



......



没拔出来。



她又不信邪的用力拔了一次,运转金丹。



........



还是没拔出来。



阡染一脸茫然,心里已经被卧槽刷屏了。



一个想法出现在她心中,阡染拿着随便慢慢后退,确认聂怀桑看不见后把剑柄怼在离她最近的顾亦前面,小声道:“老亦,拔。”



顾亦看着随便,眼睛一亮小声道:“你找到随便了?”



阡染没说话,又把剑柄往前怼了一下。



顾亦看她样子不对劲,手放在剑柄上,狐疑的拔了一下。



不出阡染所料,没有拔出来。



顾亦瞳孔一下子变大了:“这.......”



阡染一把捂住他的嘴,又拉着他挪去若梦那示意她拔。



依旧没有拔出来。



五人都拔过了。



剑没有出过半分鞘。



五人的表情一下子精彩起来。



卧槽怎么回事。



原著不是说羡羡死了后随便才封剑的吗?



现在什么情况????



等等。



已知,原著中兰陵金氏拿到了随便他们才知道随便封剑了。



可得,随便确实是封剑了,但严格来说不确定是死后还是死前。



假设,随便在魏无羡死前就已经封剑了。



条件,魏无羡剖丹给江澄被丢下乱葬岗后除了他和江澄就没有人碰过随便,而江澄可以拔出随便,发现不了异样,而现在五个人都拔不出随便。



因此,可否得出。



魏无羡在剖丹或者修了鬼道后随便就封剑了?



有没有可能随便知道魏无羡永远不可能回归剑道了不能修剑了所以干脆封剑了?



五人面面相觑,一言不发,心中五味杂陈。



不仅仅是因为没想到随便居然这么早就封剑了。



如果要保住这个秘密,那除了江澄和魏无羡谁都不可以拔随便。



我特么.......



五人盯着前面忙活的聂怀桑,心想绝对不能让聂导知道。



被盯着的聂怀桑之觉背后哇凉哇凉的,顿时毛骨悚然。






什么叫能拖就拖,这就是我


深夜发福利,晚睡的孩子有文看


月亮不睡我不睡



@月离于毕 @温酒鸠九 @霂霖漠-月球秃鸽 @醉卿【复习中】 @菜苟小曦 @若梦【原名十三】 @苏七 @妄生今天码字了吗? @北城星子 

遇见时空遇见你 2

更个文表示我还活着?



五人的说笑声在那片白衣角出现的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含光君好。”蓝思追和蓝景仪对走出来的公子行了个礼。


含光君?他们说的姑苏蓝氏二公子蓝忘机吗?


魏婴刚刚站在尉迟轩后面,男子走出来时刚好被挡住了,他探出个头看蓝忘机,心中对这个传说中的男人充满了好奇。



毕竟这么古板的人真的很少见。



出乎他意料的,跟21世纪那些带着大框眼睛死气沉沉在书本试卷的海洋里穿梭的学霸不同,蓝忘机是个仙气飘飘的公子。


 

魏婴没有见过那么好看的眼睛。


 

别人说过他的桃花眼很好看,黑色的眼眸里像是有揉碎的星辰,笑起来尤其的亮,好像会说话,略显多情,吸人魂魄。

 


也有人说过尉迟轩的眼睛很好看,一双略微棕色的杏仁眼深处带着些冷冽,眯起来像个锁定目标的猎豹,笑起来却又人畜无害。

 


都没有蓝忘机的好看,他想。

 


莫名的,他很喜欢这双琥珀色的眸子,他家养了一只猫,一身雪一样的白毛,大眼睛和蓝忘机的很像,就叫琉璃。

 


蓝忘机对蓝景仪和蓝思追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二人,突然定住了。

 


尉迟轩淡淡的看着蓝忘机,手向后把魏婴掏出来,行了个礼道:“含光君好。”

 


魏婴有样学样,也道:“含光君好。”说着他抬起头瞄了瞄这个世人都称仙门楷模的男子。

 


皎皎君子,照世如珠,景行含光,逢乱必出。这个形容很贴切。

 


他想着想着,突然感觉到仙门公子走上前了几步。

 


警校内培养出来的极快反应力使魏婴下意识后退一步,毫发之间躲开了蓝忘机的手,尉迟轩拉着魏婴的手腕后退几步,利索的挡在了他们两个中间,矜持的问:“含光君你有事找我朋友吗?”语气很平淡,但一双眼睛深处隐藏着警惕。

 


魏婴看着蓝忘机的眼睛感觉到了迷惑。

 


这人怎么了?好像有点不开心?


 

蓝思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蓝忘机看见魏婴就变得有点奇怪,但他还是站出来道:“含光君,您为什么要抓魏公子和尉迟公子?”


 

蓝忘机闭上眼睛,睁开时魏婴已经看不见那一丝的波动,眸子重新化为平静的潭水。


 

“这位黑衣公子姓魏?”他虽然问着蓝思追,但眼睛却看向魏婴。


 

没等蓝思追回答,魏婴就抢先说:“对,我叫魏婴,他叫尉迟轩。”

 


他这么一说,第一个惊讶的居然是三小只。

 


金凌一脸惊愕:“你,你叫魏婴?!”

 


蓝思追:“魏公子,你刚刚说你叫什么?!”


 

蓝景仪更是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毫无雅正可言:“不是,你不说你叫魏依么?!”


 

魏婴懵逼:“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叫魏依啊,我一直都说我叫魏婴啊。”说着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哦,我知道了那时候迟轩不小心推了我一把,然后你们可能听错了。”

 


金凌:“......”


 

蓝思追:“......”


 

蓝景仪:“......”


 

罪魁祸首尉迟轩:“怪我咯?”

 


金凌下意识把手搭在岁华上,退后几步,少年的脸上隐藏不住的是愤懑,震惊和不易察觉的恐惧。

 


魏婴在另外两个少年脸上也看见了这种情绪,尉迟轩看着他们的目光聚集在魏婴身上,便不动声色的挡住了他们的目光,站在他身后的人眉头微微皱起,眉宇间流露出一丝困惑。

 


他们在怕什么?


 

我只是穿越过来的啊,又没有做过什么,他们为什么怕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本来氛围不是挺融洽的吗?


 

魏婴眯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变化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呢?

 


‘魏婴’两个字出现的时候。

 


蓝忘机的视线被尉迟轩挡住了,在魏婴说出名字时他大脑一片空白。



他说他叫魏婴?

 


为什么他长的和以前的魏婴一模一样,名字也一模一样?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魏婴不是.......不是已经.......已经死了吗?


 

他就这样目光灼灼的看着魏婴那张熟悉的脸,眼睛好像长在他身上似的,透过尉迟轩锁定在那人身上。

 


“请问,我的名字有什么问题吗?”魏婴收下眼底的那份疑惑,笑问道。


 

这笑还是三人刚刚遇见他们两人时的那抹阳光恣意可以暖到人的心底的那抹笑,不过三人现在的心情有点复杂,尤其是金凌。

 


如果魏婴只是和夷陵老祖一个名字并不是同一个人呢?那他们把夷陵老祖的一切安在他身上是不是不妥?毕竟他看起来只有17岁,比他们大不了多少,对修仙界一无所知,如果把那些人命强行算在他身上.......岂不荒唐?



 

那如果他和夷陵老祖是同一个人,并不是所谓的‘外地人’,重生成少年的模样想干点什么来再掀起一番腥风血雨呢?

 


少年人想象丰富,不一会儿一个离谱的阴谋论就浮现在心中,也无怪他们,修仙界对夷陵老祖的形容就那么几个。


 

邪魅狂狷,实力强大,目中无人,狂妄自大,丧心病狂,出现就掀起血雨腥风,手持陈情阴虎符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血洗不夜天,穷奇道截杀还有射日之征都是别人口中他血腥的标记,走尸作乱就会有人怀疑是夷陵老祖干的,连昨天哪条狗死在田里,前天哪个小孩晚上哭,大前天哪个人疯了,无论事大事小都可以安在魏无羡身上。很多小孩是听夷陵老祖的鬼故事长大的,小时候谁不听话了,大人就跟他说“你再哭我就让夷陵老祖把你抓走”就不哭了,百试百灵。


 

但他们就相处了这一小段时间,他们不觉得魏婴是夷陵老祖。

 


蓝思追站出来,对蓝忘机行了个礼,道:“含光君,我认为魏公子虽然与夷陵老祖名字相同,但应该不是夷陵老祖,而且魏公子他貌似并不了解修仙界。”

 


蓝忘机听了他的话瞳孔顿时一缩。

 


不了解修仙界?


 

魏婴没有注意到这些,他道:“夷陵老祖?谁啊?我的名字跟他一模一样?可你们不是说他叫魏无羡吗?”

 


蓝思追说完后面向魏婴道:“夷陵老祖魏婴字无羡,是鬼道创始人。”


 

魏婴颇感兴趣:“鬼道创始人?有意思。虽然这名字莫名中二,话说他现在在哪啊?”

 


蓝思追:“......”

 


蓝思追有点尴尬,蓝景仪就抢先道:“夷陵老祖十三年前就死了。”


 

魏婴:“嗯?死了?怎么死的?”也许有点职业病的关系,魏婴一碰到什么谁死了就想问一下,尤其这个名字跟他一模一样的人死了,更令他好奇。

 


蓝景仪并没有注意到蓝忘机突然难看下来的脸色,大咧咧的说:“害,你不知道,夷陵老祖当初死的时候好像是四大家族带领仙门百家去乱葬岗围剿的——乱葬岗就是夷陵老祖的老巢了,当然还有一个说法是夷陵老祖是万鬼反噬死的。”

 


魏婴:“厉害啊,不过鬼道祖师万鬼反噬你们是认真的吗?我怀疑你们在骗我。”



尉迟轩看他们突然之间聊起来了,也插了一句:“乱葬岗?有很多尸体吗?”

 


蓝景仪:“那当然,乱葬岗之前有个说法可是‘只要进去了,连人带魂有去无回’,你说厉不厉害,上面据说一铲子下去就可以挖出一句骨架。”

 


魏婴:“哦,乱葬岗有去无回,有很多鬼,是夷陵老祖的老巢,明白。”


 

他这样吊儿郎当的笑着,但笑意不及眼底。

 


总有些不对,他想。


 

魏婴:“那夷陵老祖也长的我这么帅吗?”

 


尉迟轩:“.......阿婴你还能再丢脸点吗?”


 

魏婴:“可以,要么?”

 


尉迟轩:“请开始你的表演。”


 

魏婴:“你们说的那个夷陵老祖有我这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器宇不凡丰神俊朗面如冠玉........”他还没说完,尉迟轩就一巴掌捂住他的嘴巴,眼神示意再丢脸就把他嘴封起来。

 


金凌:“......”


 

蓝景仪:“.......”


 

蓝思追:“......”


 

蓝忘机:“......”


 

金凌:“不知道,不过据说夷陵老祖是个青面獠牙的壮汉,参考跳大神。”


 

魏婴:“.......”


 

尉迟轩挑眉一笑:“这可不就是你吗?”


 

魏婴:“我可去你的吧,我明明是个安静的美少年。”

 


尉迟轩:“你这叫安静的话我应该就自闭了。”


 

蓝景仪丝毫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

 


似乎他们两个天生就会发光,就这么不一会几人又融洽了。

 


金凌心想,幸好他不是传说中的夷陵老祖。